告别2021:民办教育迎来强监管,但国际教育不会消亡

导读: 坚持是一种态度,而把健身养成习惯是拥有品质生活、得到健康体魄最轻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网


如果说《实施条例》还在大家的预期之内,那么《关于规范民办义务教育发展的意见》的出台,确实引发了民办教育行业的震动。

《关于规范民办义务教育发展的意见》的核心是“控增量、减存量、调结构、抓党建、促规范”,提出原则上不得审批设立民办义务教育学校(含民办九年一贯制学校、十二年一贯制学校和完全中学),控制民办学校在校生规模,并对民办学校招生、课程、名称、财务等方面做出了进一步规范。

随后,安徽、四川、湖南、江苏、河南等多地纷纷出台配套的实施意见,个别地方提出将民办义务教育的在校生比例“省域控制在5%、县域控制在15%”。

由于多地不再发放新的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许多已经拿到土地、准备建设,或已经建成、亟待开学的民办学校,纷纷暂停工期或暂缓开学,还有一些公参民学校也停办或转为公办,这也导致2021年9月新开学国际化学校仅41所,同比行业增长率仅有3.2%,创历年新低。

据国际学校在线统计,广东、河南、浙江、上海、河北等省的民办义务教育在校生比例均超过了14%,广东甚至达到了22%。可以想见,实现《意见》提出的压减比例,政府、学校、家长、学生,都将面对不小的挑战。

关键词3:公参民

8月,《关于规范公办学校举办或者参与举办民办义务教育学校的通知》出台,意味着“公参民”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通知发布后,各地纷纷行动,重庆率先开展大规模“民转公”改革;随后,四川眉山天府新区恒邦嘉祥外国语学校在即将开学之际通知家长学校转成公办,成为四川首个“民转公”案例,备受舆论关注;而宿迁洋河中加学校成为第一所民转公国际化学校、河南省淮阳第一高级中学整体无偿捐给政府,也引发了行业的担忧和震动。

“民转公”也带来了大规模的学校更名,如河南洛阳5所国际学校进行了更名;广州有超过25所学校集体更名,还有深圳、天津等地的部分学校都变更了名称。除了“公参民”,《关于规范民办义务教育发展的意见》的规定也对校名做出规范,要求民办义务教育学校名称中不得冠有‘中国’‘中华’‘全国’‘世界’‘国际’‘全球’等字样。

事实上,“民转公”针对的仅是“公参民”、或不符合“六独立”原则的学校,其他合乎规范、独立举办的民办学校不会受到影响。

有的“公参民”学校,在公办学校退出后,也仍保留了民办性质。比如广东实验中学顺德学校,原本是一所“公参民”学校,现已更名“佛山市顺德区东逸湾实验学校”,实现“六独立”,转为了民办。再如西安铁一中滨河学校,也已明确更名为“西安滨河学校”,办学性质由公参民转民办。

关键词4:双减

2021年最引人瞩目的教育新闻莫过于“双减”政策的落地。

教育培训行业经历了史无前例的地震。新东方关停中小学业务,裁员4万人,俞敏洪转型直播农产品带货;好未来中止K9学科培训业务,裁员2万人;精锐教育倒闭……头部如此,行业可想而知。诚如俞敏洪所言:教培时代结束了。

“双减”政策也对国际化学校造成影响。由于历史原因,不少民办高中选择通过申请培训机构许可证的方式进行办学,但“双减”政策要求不再发放培训机构许可证,所以学校只能申请民办高中牌照,这也会导致中国学生都要办学籍,以及在籍的学生都要参加中考。

2021年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遏制教育资本化,推动教育公平,规范民办教育,都为教育行业带来了崭新的气象。

规范是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促进更好、更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各项新政策的出台加速了民办教育的洗牌,重构了民办教育的生态。这是一个暂时的寒冬,也将带来全行业的重生。

国际教育不可能消亡,也不会被替代

与“双减”相伴,一批支持素质教育、培养核心素养的政策出台,显示出国家在控制学科类培训、促进教育公平的同时,推动教育提质增效、提升教育现代化水平的“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