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规政策中探寻国家对民办教育的抑扬之道

导读: 坚持是一种态度,而把健身养成习惯是拥有品质生活、得到健康体魄最轻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网


从法规政策中探寻国家对民办教育的抑扬之道


我们先来看看近10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对民办教育的表述,从中可以充分感受到国家政策的变化。

·2013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大力发展民办教育,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进入各级各类教育领域。

·2014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鼓励发展民办教育。

·2015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促进民办教育健康发展。

·2016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支持和规范民办教育发展。

·2017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支持和规范民办教育发展。

·2018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支持社会力量举办职业教育。

·2019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依法支持民办教育发展。

·2020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支持和规范民办教育。

·2021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支持和规范民办教育发展。

·2022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支持和规范民办教育发展。

2013年至2015年可以归为一个阶段,是大力发展、鼓励为主的阶段。而2016年后都可以归为一个阶段,那就是既有支持又有规范的阶段,特别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没有提到“民办教育”这四个字,而是直接说明白了支持是支持什么——“支持社会力量举办职业教育”。

我们来具体看一下国家2016年之后出台的一些法律法规和规章政策,从中也能更加清晰地看到国家政策对民办教育抑制什么、鼓励什么。

2016年11月7日,第二次修正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公布(《民促法》是2002年12月28日首次颁布,2013年6月29日第一次修正,2016年进行第二次修正,2018年12月29日又经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了第三次修正,现在使用的版本是2018年第三次修正的版本,但这几次修正中,变化最大的还要算是2016年这版,首次提出了民办学校分类管理的要求),该法第十九条规定:“民办学校的举办者可以自主选择设立非营利性或者营利性民办学校。但是,不得设立实施义务教育的营利性民办学校。”专门对义务教育学校提出了特别要求,不能设立营利性的义务教育民办学校。

2016年12月30日,教育部、人社部、工商总局颁布实施的《营利性民办学校监督管理实施细则》第二条规定:“社会组织或者个人可以举办营利性民办高等学校和其他高等教育机构、高中阶段教育学校和幼儿园,不得设立实施义务教育的营利性民办学校。”

2020年8月17日,教育部、发改委等五部门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教育收费管理的意见》第(五)项规定:“落实义务教育阶段民办学校生均公用经费补助,加强收费标准调控,坚决防止过高收费。”也对义务教育阶段的民办学校提出了特别要求。

2021年4月7日,新修订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颁布,第四十五条规定:“实施义务教育的民办学校不得与利益关联方进行交易。”这一影响深远的规定,将不少具有合理性的关联交易也划入了不合规之列,从中也看出了国家对社会资本举办义务教育的抑制。

2021年5月1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共同印发《关于规范民办义务教育发展的意见》,要求:各地不再审批新的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民办义务教育学校在校生占比控制在5%以内。

2021年7月8日,教育部等八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规范公办学校举办或者参与举办民办义务教育学校的通知》,要求:公办学校不得举办或参与举办民办义务教育学校,现有的“公参民”学校要么转公办要么终止办学,符合“六独立”要求的可以继续举办民办学校,但公办学校资源要逐步退出。

2021年7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共同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要求:坚持从严审批机构,各地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

从以上这些法规政策我们可以感受到国家对社会力量参与举办义务教育的规范和从严,各种各样的限制、禁止和控制。

我们换一个角度,再来看看国家支持民办教育是怎么支持的。

2016年12月29日,国务院印发的《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兴办教育促进民办教育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第(九)项规定:“探索举办混合所有制职业院校,允许以资本、知识、技术、管理等要素参与办学并享有相应权利。” 这就是在鼓励社会力量广泛参与职业教育,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只要参与就可以享受相应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