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会影响公民的政治参与吗?一个综述研究

导读: 坚持是一种态度,而把健身养成习惯是拥有品质生活、得到健康体魄最轻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网


教育会影响公民的政治参与吗?——一个综述研究
摘要:教育是否影响政治参与是政治哲学和政治科学中一个长期存在的核心问题。在这篇综述中,作者概述了针对这一问题进行不同因果途径解释的三个主要理论模型。然后,作者对大量的因果推理策略的综合研究进行梳理,这些研究表明,即使使用类似的方法和数据,教育是否会影响政治参与的因果解释仍然是复杂的。这些发现没有为这三种理论模型中的任何一种提供明确的支持。公民教育的数量对政治参与影响不大,但如何教授公民教育却很重要。也就是说,积极主动学习的策略很重要。这些策略似乎对历史上被边缘化的学生特别有效。因此,作者呼吁对公民教育的教学方式进行更多的研究。
学人简介:
Claire Willeck,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系
Tali Mendelberg,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系
文献来源:
Willeck, C., & Mendelberg, T. (2022). Education and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Annual Review of Political Science, 25, 89-110.本文作者Claire Willeck和Tali Mendelberg
引言
长期以来,学者们一直认为,一个健康的民主国家需要受过教育、参与政治的公民(Galston, 2001)。正如古特曼(Gutmann, 1999)所写,“教育在很大程度上形成了公民的道德品质,而道德品质与法律和制度一起构成了民主政府的基础。因此,教育应该是立法机构的首要职责。”教育是政治参与的必要前提。它是自治的基础(Dewey, 1916)。美国的公共教育的存在有赖于对公民美德的灌输(Gutmann 1999, Holbein &Hillygus 2020)。
教育与政治参与之间的联系是政治学中被复制和引用最多的发现之一。正规教育确实与政治参与有着一致的联系(Nie,1996)。但是教育能促进政治参与吗?关于教育的影响,文献提供了三种理论。标准理论认为教育是政治参与的直接和具体的原因;教育教授特定的技能和知识。相反,成人前社会化理论认为教育是政治参与的一个复杂、长期和间接的原因。从这个观点来看,教育是变革而不是培训。最后,代理理论认为教育只是社会经济地位(SES)的另一个组成部分;政治参与的实际原因是社会经济,而教育仅仅与地位相关。
近年来,大量研究对这些模型进行了测试。研究越来越依赖于因果识别策略,包括工具变量,匹配,面板数据,自然和控制实验。然而,即使使用类似的方法和数据,文献也产生了复杂的结果。这些模棱两可的发现并不能为任何理论提供明确的支持。总之,研究对因果影响的存在提出了质疑。在这篇综述中,作者探讨了三种教育理论,详细说明了其中相互矛盾的研究结果,并对它们进行了讨论。这些研究通常只涉及教育的一个方面,而且是一个简单的方面。他们倾向于把教育看成一个量。然而,教育的类型和质量肯定会影响政治参与。虽然标准的公民和社会研究课程常常令人失望,但积极学习确实显示出了希望。积极的学习包括:在开放的课堂氛围中教授公民学、体验式学习、有意义的服务学习和批判性教学法(Campbell 2006, Kahne &Sporte 2008, Kahne et al. 2013, Nelsen 2019)。
理论模型
教育和选民投票率之间的联系是政治学中最牢固的关系之一。有三种主要理论可以解释这种关系。
(一)标准模型
在标准模型中,教育是政治参与的直接原因。学校传授政治知识和参与活动所必需的特殊技能。自治的能力包括了解政治系统如何运作,公民的权利和角色是什么,如何投票,以及语言能力(Verba et al. 1995, Delli Carpini &Keeter 1996, Nie 1996)。学校教育,尤其是公民教育,被认为可以通过提高这些技能和理解来增加政治参与。公民需要教育传授的公民技能,不仅是为了获得信息,而且是为了有效地向政治家传达他们的需求和偏好。总之,教育直接使公民具备参与的基本能力。这种模式具有很高的影响力。它为许多参与研究提供了信息,也是教育政策的核心宗旨。然而,它很难解释为什么在过去一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教育水平和选民投票率呈相反的趋势。美国公众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但投票率却有所下降。这一难题引发了一系列研究,对教育与投票率之间的因果关系进行了理论化和测量。
(二)成人前社会化模式
社会化模式是一种更为广阔的视野。按照这种观点,教育可以培养民主品格,灌输审慎的习惯和情感,尊重通过自主思考锤炼出来的法律、讨论解决分歧、公平、同理心、仁爱、诚实、相互合作、致力于民主和正义的核心原则,以及批判性思考、解释模式和理解系统的技能(Gutmann,1999)。即使学校不教授公民学,隐藏的课程——来自学校规则或教师行为的隐性信号——也会影响道德观、情感、偏好和习惯(Gutmann,1999)。标准模式强调的是一套明确定义的特定技能,而社会化模式则将教育视为一种长期而复杂的过程,会带来一系列长期后果。
(三)教育代理
第三种也是最后一种模式是教育代理。这种模式将教育视为一个排序变量,而不是一种学习或形成经验。政治参与的主要驱动力不是教育本身,而是一个令人困惑的变量,比如社会地位。社会地位高的人追求更高的教育水平,社会地位高的人也参与政治(Verba et al. 2005, Jennings et al. 2009)。教育不会直接促进政治参与,而是社会地位起作用。
这种分类模式的形成,部分是为了解释为什么教育水平提高了,参与度却下降了。该模式的关键方面是其对教育相关方面的关注。一个人的社会地位是与周围的人相关的,如果接受高等教育的人越多,自己受教育的价值就越低。由于教育的相对价值随着更多的人上大学而下降,上大学的美国人的整体增加不会导致参与度的增加。与前两个模型不同的是,在这个模型中,教育不会通过任何直接的、绝对的影响来影响政治参与。它可能不会增加个人对参与共同体的归属感,也不会增加个人的觉悟和认知能力。相反,它是社会分层的一种机制。教育将个人按社会地位分类。相对于他人,较高的社会地位使人们有更多机会接触政治领袖,而这种接触又推动了政治参与。
Campbell(2009)对代理模型进行了实证检验,发现它只适用于依赖于社交网络的活动。这些行动主要包括说服其他人投票支持某一候选人以及提高人们对竞选活动的认识和捐款。人们需要社交网络来鼓励和说服别人为自己喜欢的候选人投票,但他们不需要社交网络来投自己的票。他们的论点是,受过高等教育和有机会接触领导人的个人可能会从选举结果中感知到自己的利益攸关,这让他们更有动力鼓励自己的关系网投票给自己喜欢的候选人。对代理模型的匮乏研究和Campbell(2009)的发现相结合,为进一步的研究留下了空间,以完善模型背后的理论,并提供额外的实证检验。
(四)社会经济地位与三种模型
这些模型都有很多关于SES的信息。这是因为教育是社会经济地位的一个组成部分,社会经济地位和政治参与之间有很强的经验关联(Verba &聂1972,Schlozman等2012)。然而,每个模型对SES、教育和参与之间的关系的概念都不同。如前所述,在代理模型中,教育与收入和职业一样,仅仅代表了社会经济地位的地位效应。换句话说,社会经济地位的所有组成部分,包括教育,都影响参与,因为它们都代表地位,而地位又反过来影响参与。
最后,SES的一些模型认为它及其教育成分通过文化和身份具有自我强化的社会化效应。受bourdiau启发的阶级文化理论假设,通过构建基于阶级的主动或被动公民身份,教育对政治参与具有深刻的社会化影响(Mendelberg et al. 2020)。具体来说,某些类型的教育环境创造了一种阶级文化,这种文化含蓄地将参与定义为中产阶级适合、感兴趣、参与并取得成功的活动,而政治体系则是拥有较高社会经济地位的人所归属的地方。这种观点认为,教育作为社会化的中介具有因果效应,但具体是通过阶级文化的机制来实现的。教育通过暗示谁属于政治阶层,将参与程度按阶层背景分层。
(五)小结
这三个模型提出了截然不同的途径来解释教育和政治参与之间的关系。其中一些途径的范围比其他途径更有限。有些对民主有积极的影响,有些则有消极的影响。有些容易评估,有些则不太容易。如果教育直接教授特定的技能,其范围是有限的,但其结果是实际执行和评估。每个人都可以被教授特定的知识和动作剧目。教育是通向平等的门票。但是,如果教育是间接和广泛的社会化过程,它可能对政治生活和公民的性质产生更深刻和持久的影响。这也使得它的影响很难评估。此外,这意味着教育如果以特别的方式设计和实施,可能产生有害的灌输和隐藏的后果,例如灌输被动和盲目接受权威,特别是在已经面临结构性不利和边缘化的公民中。最后,如果教育是一个排序变量,它既不会教授技能,也不会教授品味。它甚至连民主预期中更为适度的范围都达不到。事实上,根据这一理论,教育实际上是一种反民主的制度,强化了社会地位。然而,要评估这些模型,我们必须首先解决三个模型背后的一个根本问题:教育是否导致了投票。
额外教育是否会导致政治参与?
(一)工具变量
研究人员使用工具变量来揭示教育和政治参与之间的因果关系。一个常用的工具是义务教育法。有两项研究利用美国义务教育法作为分析因果关系的工具,但他们发现了不同的结果。Milligan等人(2003)利用美国和英国的辍学年龄法和童工法作为工具,发现额外的教育确实增加了美国的自报投票率,但在英国却没有。学者们通过比较高中辍学者和接受12年及以上教育的人来定义额外教育。当分析仅使用辍学年龄法、童工法以及两者作为工具变量时,额外教育对美国选民自报投票率的影响是成立的。
Marshall(2019)也使用美国辍学年龄法作为工具,并使用两样本两阶段最小二乘方法,数据来自2000年、2004年和2008年的美国社区调查和全国安纳伯格选举调查。马歇尔发现,额外的教育并不能增加自我报告的选民投票率。Marshall(2019)将完成学业的年限作为处理变量,而不是高中毕业指标。Marshall(2016)认为,粗化教育变量会导致工具变量估计的向上偏差,因为一个指标教育变量只衡量辍学年龄法律对完成高中学业的影响,而不是Milligan等人(2003)使用的高中毕业指标。这两项研究使用相同的工具变量,在相似的时间段内,在相似的数据集上使用略有不同的教育措施,其结果的差异令人费解。在另一个自然实验中,Berinsky &Lenz(2011)利用随机化的越南战争彩票,创造了教育的外生变异,作为工具变量。作者使用一些大学教育作为独立变量和自我报告的选民投票率作为因变量。两位作者发现,几乎没有证据表明教育程度的提高对选民投票率有影响。
这些研究利用各种工具试图找到教育对选民投票率的因果影响,研究结果的分歧可能源于以下一个或多个因素:教育的概念化、工具变量和时间周期。首先,在这些研究中,教育作为处理变量的操作方式略有不同。其次,这些研究使用了不同的工具变量。第三,这些研究中使用的数据随时间而变化,时间可能与不同的教育概念化和工具变量相互作用。现有的理论并不期望这些跨越时间和空间的异质性。为什么教育能让一些群体而不是其他群体参与政治?为什么教育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会更有影响力?未来的研究应该从理论和实证两方面解决这些问题。
(二)匹配
匹配已被用于研究教育与政治参与之间的因果关系,但它遇到了方法论上的争议。总的来说,上述研究努力使用匹配技术来估计教育对选民投票率的因果效应。我们遵循King & Nielsen (2019), Henderson & Chatfield (2011), and Mayer (2011) 并警告不要使用倾向评分匹配作为随机处理。然而,其他匹配技术的适当性就不那么确定了。匹配依赖于无混淆假设,以估计因果效应。这一假设指出,没有未观察到或不受控制的因素影响教育和参与。这一假设很难得到满足,因为影响额外教育的选择性力量往往很强。未来的研究应该使用Mayer(2011)使用的模拟方法和其他具有更普遍支持的数据集来检验除倾向评分匹配之外的匹配技术的可行性。
(三)随机试验
理想情况下,为了估计教育的因果效应,研究人员会随机地将个人分配到较高或较低的教育水平。这显然是不可行的,也是不道德的。作为一种次优方法,Sondheimer & Green(2010)分析了两个实验,它们改变了教育的其他方面,但间接诱导了在实验组的学生更高的毕业率。他们发现,提高教育质量会提高毕业率,进而提高实际投票人数。这一发现贯穿了整个实验,表明它适用于各种人群、环境和教育干预。研究结果可以支持所有三种模型。随机增加教育会导致政治参与增加,但因果途径可以是(a)通过传授技能和态度,这与标准模型和社会化模型相一致,或者(b)通过教育的外部冲击代替社会地位的外部冲击,这与教育作为代理模型相一致。为了在这些模型之间做出选择判断,未来的研究必须在相互竞争的机制之间进行测试。
(四)固定样本数据
除了使用工具变量、匹配和教育的外生冲击,学者们还使用了创造性的面板数据方法。利用面板数据,Tenn(2007)比较了那些将在下一年获得额外一年教育的人和那些比他大一岁并且现在已经获得额外一年教育的人。一年的教育和一岁的年龄是两组之间唯一的区别。Tenn还将第二年没有接受额外一年教育的人与那些年长一岁没有接受额外一年教育的人进行了比较。一岁的年龄和学生身份是两个组之间的唯一区别。通过比较那些未来将获得更多教育但尚未获得更多教育的人与那些获得更多教育的人,Tenn可以解释影响个人获得更多教育的不可观察因素。然后发现,多上一年的教育不会增加选民投票率,但会增加选民登记人数。学生身份与选民登记和投票率有一个积极的,显著的关系,这些发现与成人前社会化模型或教育作为代理模型相一致,而不是标准模型。
(五)总结
未来的研究可以在理论和方法上推进这一研究领域。文献表明,教育对政治参与的影响可能会因教育水平、人口分类和时间的不同而不同,但现有的教育和政治参与之间因果关系的理论模型没有解释这些区别或关系的条件。教育与政治参与之间的因果关系在不同的强因果识别策略的观察数据上并不稳健。在未来的研究中,学者们应该注意到使用这些方法所需的优势、劣势和假设,并在保持其他因素(如教育水平和时间周期)不变的情况下评估关系的稳健性。
公民教育
以上讨论的研究都集中在教育的数量上。正规教育有多重要?多少年的学校教育会产生显著的差异?然而,一个同样重要的问题是教育质量是否重要。根据教育的标准和社会化模式,当学生被教授有关政府、民主和公民的知识时,教育可能特别重要。这些公民教育理论是建立在这样一个理念之上的:教育很重要,因为学生被教授信息和技能(标准模式),或者被灌输成为参与公民所必需的公民规范和民主态度(社会化模式)。
虽然这些研究发现公民教育并没有提高政治参与,但它们仍然注重数量而非质量。这些研究没有研究如何教授公民参与。也许这些课程中的许多没有使用正确的教学方法。公民学和社会研究课程的无效效应并没有告诉我们,如果教得好,这些课程可能会做什么。幸运的是,最近的研究已经超越了将公民教育概念化为一种仅在数量上有所不同的同质待遇,而是探索了理论上能增加投票的因素。公民教育如何进行可能比有多少公民教育更重要。虽然这一概念并不新鲜(Dewey,1916),但实证研究已经越来越准确地指出了可能促进政治参与的具体教育类型。这些都属于主动学习的范畴:开放的课堂氛围、有意义的服务学习、批判性教学法和体验式学习。虽然我们在调查中关注的是政治参与,但公民教育可能会影响其他形式的政治态度和参与。例如,公民教育中的积极学习可以增加学生对公民和社会规范的承诺,增加他们的知识,并增加女性的政治抱负。在以公共外交为重点的教育项目中积极学习可以塑造学生的知识。公民教育中积极学习的承诺超越了政治参与。
未来的研究应该复制和扩展这些发现。特别是,虽然这些发现显示了积极学习的前景,但没有直接测试积极教学对政治参与的影响。积极学本身也在迅速变化,文献还没有跟上公民学教学丰富的创新方法。研究应包括测试最能吸引学生的教学工具的有效性,包括在线模拟游戏和高质量视频,以及更传统但高度吸引人的练习,如模拟审判、选举和角色扮演。未来的研究将受益于将社会研究和公民学教学方法和内容的主要文献与政治参与的政治学理论相结合。
结论
教育是否影响政治参与是政治哲学和政治学中一个长期存在的中心问题。尽管最近的研究呈爆炸式增长,但文献得出的结果却相互矛盾。未来的研究将受益于更细致地探讨教育与政治参与之间的关系,关注教育水平、时间段、人口分组和教育类型。最近的研究表明,积极学习等教育实践有望将对特定人群有意义和激励的内容融入到教育体验中。还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以因果关系评估这些具体计划对政治参与的影响。
编译 | 畅同学
审核 | Anders
终审 | 李致宪
©Political理论志前沿追踪/理论方法/专家评论
ID: ThePoliticalReview
“在看”给我一朵小黄花
原标题:《顶刊编译 | 教育会影响公民的政治参与吗?一个综述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