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杨东平教授访谈

导读: 坚持是一种态度,而把健身养成习惯是拥有品质生活、得到健康体魄最轻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网


  一滴水可以折射太阳的光芒,一个人可以思考浩渺的宇宙,一位学者可以凝聚万千的气象。博客上的嬉笑怒骂、调侃犀利,面对面采访时的亲切儒雅、温文细语,课堂授课时的严谨认真、求真务实……北京理工大学人文学院杨东平教授给我们的感觉就是一位多元的人,以其独特的见解引发我们思考,更让我们肃然起敬。

  发现自我,实现自我

  杨东平1949年9月28日出生, 1972年进入北京工业学院自动控制系就读。当时选择的专业于他,可以说是一场“文革历史的误会”。那时正是教育荒废、权威失落的时代,年轻人均以不受拘束的方式,如一把荒草“野蛮生长”。尽管如此,但他现在感到,能够接受理工科教育也是一种幸运,主要是破除了另一重迷信——对自然科学的敬畏和神秘感。通过学习认识和了解了人类文化的另外一半——科学技术是由一些基本规律支撑的,每一个中等资质的人都可以掌握。这些相对而言是不太容易通过自学弥补的。

  虽然其在学校读书期间,没有清晰的定位,可是他坚信“知识就是力量”, 在日复一日没有职业规划、不懂人生追求的生活常态下,他亦不同于别人浑浑噩噩的度过,在别人在进行打牌、玩麻等其它休闲娱乐时,他却仍然在模糊的理想中坚持着学习。这个习惯从本科期间养成,一直保持到现在。无论后来是在相对闲适的学校机关工作,还是在紧张的研究所工作,杨东平都坚持做到白天上班,晚上自学。1975年毕业,恰逢文革尾声,尽管当时的基本政策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但学校正在吸收新生力量补充十年来缺失的师资队伍,杨东平被选中留校任教。提及为什么自己没有在时代的洪流中被埋没成碌碌无为的一个,在没有过硬的专业教育知识的前提下,在当年的“工农兵学员”逐渐被后来的年轻一代取代的时候,他却能不被淘汰反而不断前进,并最终开拓出一个自己心神往之的事业,杨东平的看法是:进取心、不断尝试和不甘平庸。即使在不重视学习的大时代环境下,他把坚持化成信仰,执着的自学,并致力于在自己的兴趣点上不断的探索。

  在艰苦的岁月中,依然不改学者本色。

  杨东平通过自学、看书、写作,逐渐认识到:自己的兴趣不是本专业,而是渴望从事文字工作。也曾在朋友们的鼓励和肯定下写作了不少文学故事、影视剧本,但终因种种原因未能发表,提及此事,杨东平老师仍是一脸洒脱的自哂又带有些怀念的表情。无论那时社会对他的努力肯定与否,但这些都是他在前进的路上一次次的尝试吧,因为努力,所以无悔;因为爱好,所以怀念。

  无心插柳柳成荫

  十年磨一剑,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杨东平的生活出现了多种可能性。但他在自己感兴趣的写作方面依然坚持不懈、“痴心不悔”,在曲折中摸索前进着。然而,“没想到文学道路没走上,发表的第一篇文章竟然是教育研究方面的”。杨东平在命运为他安排的转角处毅然地作出了一次重大选择,开始进行教育方面的研究探索。他坦然的承认,如果当初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文学类的,也许他现在就是一个文学工作者了。杨东平说:“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的目标,人在自己的职业发展生涯中,存在着多种可能性,不能过于僵化”,很少有人能够一条路走到底而不需要转弯,也很难保证一开始的选择就是完全适合自己的。虽然我们经常感到面对国家、体制、时势,个人显得有些渺小和无助,但也无需因此而过分夸大某一次选择的作用,从而畏手畏脚、踟蹰不前。

  1989年“学潮”运动过后,反和平演变成为主流,其他研究都停滞了下来。杨东平在这一无课题,二无经费的时候也没有闲着,他马不停蹄的进行着自己的爱好,关起门来,写自己的“闲书”。由于儿童和少年时期在上海生活了20年,成年后,又在北京生活了20多年,对于两座城市都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和自己独特的解读,因此,他就北京和上海这两座大都市的文化进行了比较研究,1992年《城市季风——北京和上海的文化精神》终于正式完稿了。然而学潮运动影响仍在,经济形式依旧低迷,看着厚重的书稿,曾向他约稿的上海人民出版社及后来几家出版社出于经济效益考虑也犹豫了,或者建议其干脆分拆成多册出版,但他并不气馁,经多方联络后,人民出版社下属的东风出版社社长拍板:出版!谁又曾想到,当初不带任何功利色彩而纯出于个人爱好的动机写作的一部文稿,事先不被看好的“冷门”书,竟一跃成为了畅销书籍,掀起了巨大的浪潮,不少读者称:“作者立意新颖、评论客观,分析鞭辟入里,很有文化底蕴,堪称中国的《双城记》!”该书面世之后,先后重印六次,并且被译作了中文繁体字版和日文版在海外广泛传播。该书开创性地成为了众多学者从事相关研究的奠基石,城市和地域文化研究也刮起了“季风”,带动了一类出版物的出版发行,至今在城市地域文化研究方面仍然起着深远的影响。

  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