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鸥教育宋军波:我为什么不卖课不收学费,而是在TO B赛道赚系统使用费?

导读: 坚持是一种态度,而把健身养成习惯是拥有品质生活、得到健康体魄最轻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网


翼鸥教育宋军波:我为什么不卖课不收学费,而是在TO B赛道赚系统使用费?

2019-04-03 15:55 翼鸥教育 教育

2翼鸥教育宋军波:我为什么不卖课不收学费,而是在TO B赛道赚系统使用费?

“为什么翼鸥教育要发布ClassIn与ClassIn SDK?”

大家好,我是翼鸥教育创始人宋军波,欢迎各位参加今天ClassIn Cloud发布会。

今天我的演讲主题是:“创建教育新世界”,这个标题,不是正式标题,正式标题不好意思印在宣传的纸面上,只能在这里写:

“为什么翼鸥教育要发布ClassIn与ClassIn SDK?”

这个是正式标题。我们现在这个行业,是个收学费为主的行业,创业的主方向是收学费,这个没有毛病,因为几千亿几万亿什么的都是在谈学费,不是铅笔文具费。因此,从五年前开始,在线教育便从流量与产品时代,进入了服务与运营时代,能够获得大额的收入获得大额的融资,都是做服务的公司。翼鸥教育,作为一个行业拿着最好教学工具的公司,由教培行业的老兵创办,居然不卖课不收学费,居然做在中国长期不被看好TO B赛道,收一块两块的系统使用费,这是为什么?

三年半前,ClassIn刚面世时,张永琪老师就问我:你不收学费赚大钱,却把系统开放出来赚小钱,你安的什么心?我解释了一大通,他都不信,不过他相信贺骞与谷岩的人品,所以依旧选择了与翼鸥合作。前两周我与他一起吃饭,他说:“我不再担心你偷我数据,偷我课件,乱涨价了。翼鸥现在有上千家付费客户了,如果你干了坏事,你都出不了家门。”

张老师的问题,我一直在努力解释。2014年,我写了一篇文章《从直播工具到在线教室》,发表在芥末堆上,用来解释这个问题。但是我自己当时也没看的那么清楚,所以文章写的不清不楚。今天这个会议现场,我尝试着再回答一下这个问题,谈谈为什么我们要将ClassIn开放出来?为什么我们坚决地做一个不吃香的TO B公司。

我们现阶段的在线教育,是这样的一个等式:在线教育=在线+教育。这个加号不是1+1=2的那个加号,这个加号就是把两样事物放在一起。这个等式,这个视角,显得极端的,比较荒谬。但是我们再看下列两个等式,就觉得这个等式没有这么荒谬了。

这两个等式,看在眼里,有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新东方等于新东方在线+新东方线下,好未来等于学而思网校+学而思培优。他们都是翼鸥教育的投资人与客户,对ClassIn的产品完善支持很大。我们发现,无论是新东方还是好未来,最终的业务结构都是这样的,这种结构代表了现阶段行业的商业模式,也代表了行业的整体结构。整体在线教育行业,基本可分成了新兴在线教育服务公司与传统线下服务机构两大群体。这种分类方式如同我们把零售分成电商与线下卖场一样。我们对行业未来的判断,无论是认为行业未来趋势是集中还是认为行业未来会分散,都是基于这种分类逻辑的。

我们再看一下四种目前的主要模式:

第一种模式是从线下招生到线下招生,便是我们提到的传统机构。

第二种模式在线招生,线下教学。这样的模式被我们称为有互联网基因的传统机构,家长帮与学而思是这个模式下大成者。

第三种模式是在线招生在线教学,这种模式便是我们正在风口上的模式。

第四种模式是线下招生在线上课,这是一种不走寻常路的模式,新东方下的东方优播是这个模式的引领者。这种模式最近非常吸引眼球,因为在招生成本与教学效果上,都有独到之处。

东方优播正在极速进化,并非线下招生线上教学这样简单。这是因为,第四种路线,并不是自己简单的招生与教学变换,在这条路线里,在线教育打破了线上线下的界线,完成了从一种商业模式到一种教学能力的进化。这些进化,在ClassIn上线的第一天星星点点也有迹象,正是这些迹象在当时影响到我们,正是这些迹象让我们冒险地选择了一条艰难的创业路线。

在ClassIn上,我们看到很多有意思的应用场景,在这里我写了一些:

※一个老师,用ClassIn中的免费教室,给他的学生日常答疑。这个做一对一的伙伴们很容易理解,课外辅导老师在晚上没时间,学生在白天的课间有时间,通过手机向辅导老师问问课上没听明白的地方,跟上学习进度,对学生的学习帮助很大。

一个小学老师,给她生病的学生,病床上的学生补课。这是一位优秀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