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猎智能教育硬件:互联网巨头入局,传统企业反击

导读: 坚持是一种态度,而把健身养成习惯是拥有品质生活、得到健康体魄最轻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网


围猎智能教育硬件:互联网巨头入局,传统企业反击


文丨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丨尹太白,编辑丨杨博丞

2021年暑期刚刚拉开帷幕,在线教育却遭遇了冰封。

在此前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先是在线教育行业乱象多次被相关部门点名批评,随后多家在线教育企业被处以警告和罚款,尽管针对在线教育行业的具体政策尚未出台,但一个业内共识已经迅速形成,即在线教育行业休整、收缩已成定局。

与在线教育行业一地鸡毛的现状恰好相反,智能教育硬件行业反而迎来了新机遇。

最直观的表现在销量上体现了出来。天猫精灵的数据显示,在今年“6·18”大促期间,汉印、物灵、minibaby、优学派等多达13个智能教育硬件品牌,让点读笔、智能学生打印机、早教机、智能作业灯等成为异军突起的新兴品类。科大讯飞发布的“6·18”战报显示,基于智能教育硬件使用场景的不断开拓,科大讯飞AI学习产品的销售额同比增长706%。

位于山东的智能教育硬件经销商李承泽同样感受到了市场行情的火爆,“大概是从疫情之后开始,智能教育硬件市场便突然火爆起来,像今年‘6·18’期间,智能教育硬件成为了超级大热门品类,学习平板、智能手表都供不应求。”

事实上,智能教育硬件的市场行情在两年前还是另外一幅景象。2019年下半年,智能手机的利润空间和市场想象力已一眼能望到尽头,李承泽决定逃离这个圈子,几乎在同一时间,智能教育硬件引起了他的注意,在多次走访、调研以及和业内资深人士深聊过后,李承泽意识到智能教育硬件行业的市场潜力巨大。

然而现实并没如他所愿,“当时销量很低迷,压货也很严重,我甚至一度怀疑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李承泽回忆道,“智能教育硬件赛道整体还处于尚未开荒的阶段。”

转机很快到来,2020年新冠疫情的爆发,将学习迁移到了线上,学生的网络课程进一步激活了智能教育硬件的使用需求,整个行业也出现了爆发式增长。“去年有几个月,以学习平板为代表的智能教育硬件的月销量超过了上万台,今年的销量也一直都不错。”李承泽向DoNews表示,“覆盖学生更多学习环节、解决更多家庭学习问题、教育功能更加集成化和多样化的智能教育硬件正越来越受欢迎。”

智能教育硬件越来越受欢迎的另一面是不急剧扩张的市场规模。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中国教育智能硬件趋势洞察报告》估算,2020年智能教育硬件的市场规模为343亿元,预计2021年将扩大到453亿元,2024年有望接近1000亿元。

随着在线教育逐渐熄火,智能教育硬件市场行情上行,一场融合了互联网在线教育企业、互联网巨头和传统教育硬件企业的排位之战即将爆发。

需求庞大,政策所向,智能教育硬件迎来春天

“教育类的智能硬件目前仍是个蓝海市场。”教育业内人士付鹏飞告诉DoNews,“从词典笔、智能作业灯到学习平板,智能教育硬件已经迅速成为家庭学习场景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目前教育行业内有一种观点认为,智能教育硬件已整体覆盖了书桌、客厅、学校和户外四大学习场景,而且正在成为串联起这些场景的重要入口,智能教育硬件将很快成为各方争相布局的赛道。”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贴近用户与市场的李承泽的认同,“随着AI、大数据、语音识别等技术的飞速发展,让智能教育硬件真正具备了实现智能的技术基础,同时也让智能教育硬件得以快速普及,再加上去年疫情的催化,使得用户需求激增,而用户需求激增,反过来又会进一步推动智能教育硬件的升级,实现一个良性循环。”

在学生家长佟丽看来,智能教育硬件的确已经从可有可无的“玩具”,蜕变成必备且实用的教学工具。“词典笔是我买的第一款智能教育硬件产品,以前孩子遇到不懂的单词只能查字典,但查字典太慢了,老师讲题又快,一个一个查也无法适应快节奏的学习场景,像词典笔这类智能教育硬件使用起来便利、简单,也能提高学习效率。”佟丽接着说道,“虽然身边很多学生家长对于智能教育硬件的态度由怀疑渐渐转变成了接受,但顾虑其实也不少,比如产品本身提供的功能和内容是否能够被孩子接受,以及使用后会不会起到相反的作用。”

网易有道第一季度的财报数据也能从侧面佐证用户对智能教育硬件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

财报数据显示,网易有道在第一季度的总营收为13.40亿元,同比增长147.5%。其中,学习产品业务的营收为2.02亿元,同比增长279.8%,而这一业务之所以增速迅猛,主要是由有道词典笔3.0的销量大幅增长所推动的。综合此前几个季度的财报数据,不难发现由智能教育硬件构成的学习产品业务已连续多个季度取代广告成为网易有道的第二条增长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