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大人物之霍裕平院士:承继父辈教育情,扎根中原献赤诚

导读: 坚持是一种态度,而把健身养成习惯是拥有品质生活、得到健康体魄最轻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网


  今年83岁的霍裕平院士是一位在新中国成长起来的物理学家,他始终坚持对理想的追求、对事业的执着、对生命的热爱。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霍裕平院士在我国物理学领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非凡成就。更令人钦佩的是,他在58岁时毅然辞去中国科学院所有职务,扎根中原大地,躬身实践,尽职担当,以满腔的热情投入教学科研,引领郑州大学物理学科夯实基础、提升实力乃至发展壮大,在郑州大学发展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在每一个人的人生历程中,总有那么关键的几步,决定了其事业和生活的方向。霍裕平人生之路的每一步都走得踏实而坚定。

  霍裕平1937年8月生于北京,1954年考入北京大学物理学系物理专业。1959年被分配至中国科学院北京物理研究所理论物理研究所理论物理研究室工作,1978年被中国科学院破格提升为研究员,同年被推荐参加全国科学大会。1979年作为访问学者赴美国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工作一年,并辞谢美方续邀,于1980年毅然回国。回国后即加入中国共产党,1982年被中国科学院任命为合肥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所长兼合肥分院院长,主要负责等离子体物理所的大型核聚变研究工作,并参与领导国家核聚变研究。1993年霍裕平被评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1997年,霍裕平受命参加“国家重点基础研究规划(973计划)”专家顾问组,作为能源小组召集人,三次领导起草了能源领域基础研究规划,全程参加立项、评审、检查等工作。2002年受命领导“中国参加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计划”专家委员会,被任命为首席科学家。科技部委托霍裕平领导一个9人小组在技术上全面负责国内聚变界的组织和协调,还负责技术方面的国际谈判,最后顺利完成谈判。2007年,国务院批准中国正式参加“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ITER)计划”。

  从2002年至2007年,霍裕平任“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ITER)计划”中国专家委员会首席科学家,负责我国有关技术工作。他领导和组织了我国大型超导托克马克HT-7的建设,是国家重大科学工程HT-7U计划的主要建议者和推动者。他还首次系统地解释了稀土离子对铁磁共振的影响,推动我国相关领域的研究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霍裕平长期从事理论物理研究工作,是我国理论物理界的权威之一,长时间担任国家“863”计划能源领域专家委员、国家学位委员会物理评审组成员、国家 “973”计划专家委员会委员、能源领域召集人等。他在国内外主要刊物上发表近50篇论文,并出版专著《非平衡态统计理论》(科学出版社),受到国内外高度重视。1978年获全国科学大会奖,1984年获中科院科技成果二等奖,1986年获中科院科技进步一等奖,1987年获国家“五一”劳动奖章,1989年获全国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2000年获河南省科技功臣荣誉称号。

  霍裕平曾经表达过这样的心声:“作为一个中国的科学工作者,如果不能参与推动中国的科学研究走向世界前沿,将会是终生遗憾的。”他的重要论文有《稀土离子对铁磁共振的影响》《用光学方法实现任意线性变换》《等离子体静态稳定性》等。1999年7月10日的科技日报刊发了《对我国物理学研究的一点意见》一文。文章中,他提出了很多科学正确的建议。比如他认为,在现代科学的发展中,学科方向和研究目标的确定变得愈来愈重要。正确的引导可以易于取得重要的成果,而且也能促进研究队伍的成长;反之,错误的选择可能导致较为严重的后果。

  这些真知灼见,是霍裕平站在物理学科发展战略上思考的结晶,至今仍熠熠闪光,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1996年,霍裕平辞去中国科学院所有职务来到郑州大学,成为第一位到河南省高校任教的全职院士。霍裕平决定离开中科院的时候,也有机会能到一些各方面条件更好的学校做领导工作,但他认为安心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比较好。

  据霍裕平讲,他选择郑州大学是人生经历的必然,在这个必然因素里,饱含着一份对郑州大学特殊的感情。霍裕平的父亲霍秉权先生是著名的物理学家、教育家,也是郑州大学创办人之一。郑州大学是父亲工作过的地方,这种情结也浸染在霍裕平的血脉里。他说:“我目前最大的心愿是把郑州大学物理系办得更出色些,同时能再做一点我一直想做的理论研究工作。”

  从事30 多年的物理研究,霍裕平深刻理解物理是现代科学技术的基础。当年他敏锐地感受到物理学科如此重要,但物理教学却常被忽视,他想改变这种现象。1996至2001年,霍裕平强调地方院校科学研究应主要与国家和地方发展的重大需求相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