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课不停学” 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直面城乡数字鸿沟

导读: 坚持是一种态度,而把健身养成习惯是拥有品质生活、得到健康体魄最轻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网


  借“新基建”建好教育信息化的“路”与“车”

  网络技术、硬件设备可以说是教育信息化的“路”与“车”,但不同地区和不同学校面临不同的境遇。

  全国政协委员唐江澎是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校长。他所在的学校于今年1月底紧急启动了筹备已久的“匡园云校”在线教育平台,全部师生上网,学生可在政治老师的直播课堂上了解公民参与民主管理的方式,跟着体育老师的视频直播跳健美操,还可“云端”连线厨艺大师学做卤肉饭……

  一名来自河北省农村的高中生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疫情期间上网课总会或多或少地出现卡顿,加上网课形式较为单一,有时遇到卡顿,他就自己玩去了。

  “在线教育相应的技术支持与学校所在地区的经济发展程度、相关财政支持情况密切相关。”唐江澎坦言,“即便是在江苏这样经济较为发达的省份,像我们这样的学校依然很少”。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周洪宇指出,很多学校设施设备并不能支持或适用网络平台,并且东中西部差异非常大,西部深度贫困地区大部分学校的网络环境和硬件设备很难适应在线教学的现实需要。

  此次全国两会期间,包括唐江澎在内的16位委员共同建议,加快建设中国教育专用网络,将教育专网建设列入国家教育领域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工程,尽快立项并启动建设。张志勇也认为,国家应把教育信息化基础设施和数据中心建设纳入“新基建”。

  其实,近年来,国家对教育信息化建设高度重视,比如提出“三通两平台”建设,即“宽带网络校校通、优质资源班班通、网络学习空间人人通,建设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和教育管理公共服务平台”。

  但是,正如民进中央的《提案》所言,建设的重点放在了国家、省级平台建设,至今没有明确市、县层面在我国教育信息化公共服务体系中的枢纽地位。不少县(市、区)由于缺乏顶层制度设计,县域教育信息化公共服务能力无法满足学校教育信息化应用的需要,一些学校仍在走“以校为本”的信息化老路,热衷于“自己建平台、自己配硬件、自己搞应用软件开发”,导致重复建设开发,既造成了大量的教育投入浪费,又因运营维护等需要给学校造成沉重负担。

  张志勇认为,必须确立市县教育公共服务平台在国家基础教育公共服务体系中的枢纽地位,创新公共教育平台建设模式,以县域为单位走集约化与集成化建设道路,停止以学校为单位进行教育平台开发的老路。

  如何确保“软件”不掉队

 2/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