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不是教育的未来

导读: 坚持是一种态度,而把健身养成习惯是拥有品质生活、得到健康体魄最轻松的方法。 --- 青年健身网


  随着境外第二波疫情的影响扩大,在线教育再次成为众人关注的热点,有高声歌唱的,也有提出冷静思考的,当然也有强烈抵制的。作为一名混合教学的一线教育者,我们也需要倾听来自不同立场的声音。

  今天我们要分享的就是一篇来自美国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彼得·赫尔曼教授(英国文学专业教授)的观点“在线教育不是教育的未来”。

  观点来自网络,本文仅作为学习参考。

  在线教育不是教育的未来

  在线教育——科技倡导者可能认为在线教学是最好的前进之路,但一个重要的观众强烈反对:学生!

  

在线教育不是教育的未来


  正如俗话说的那样,危机是一件可怕的浪费,科技乌托邦们几乎没有浪费时间来推动转向在线教学,以永久解决更高层次的教育问题。

  特尔·法兰克福,技术顾问和《福布斯》杂志撰稿人,提议用虚拟教室代替传统教室的紧急情况应该被看作是一种”绕行“按钮”,以适应通常蜗牛的教育变革步伐。

  “我们现在都上网了”,法兰克福说,“让我们呆在那里”。毕竟,虚拟学习更好,因为它能使学生达到更高的高度,而不受预先设定的环境的限制。

  也不仅仅是法兰克福。在最近的一次报道中,来自《纽约时报》汉斯·塔帕里亚(HansTaparia)写道,以前被认为是一种“嗜好”的在线教育,可能是拯救更高水平的人摆脱冠状病毒大流行带来的经济破坏的“灵丹妙药”。

  政客们也爬上了火车。杰布·布什宣布这就是“学习的未来”,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站在一起,他想知道,“当我们拥有科技时,为什么我们需要所有学生仍旧呆在在教室里”。

  州长说,“结束了,结束了。是时候‘重新设想’计算机和笔记本电脑的‘前沿’教育了。虽然两者都涉及K-12,但用虚拟空间取代所有教室,所有这些物理教室!”

  

在线教育不是教育的未来


  这样的建议被认为同样适用于较高的教育水平,例如大学教育之中。

  但是,对于网络教学和传统教学之间的区别,学生们有什么要说的呢?他们是否期待网络教育成为“未来”呢?

  关于在线教育和面对面教育的相对优点的争论总是遇到这个关键的障碍:学生(假设他们通过了)线上课程,他们就不会上两次相同的课程。就如同你完成了莎士比亚文学阅读的线上课程,你可以继续学学习化学或者金融学。

  但是,由于在学期中期突然转向在线教学,学生们可以将数字与他们班级的模拟版本进行比较。更重要的是,由于每个学生要上三到五门(有时更多)的课程,他们经历了多种在线教育模式,从zoom的实时会议到通过视频和播客讲授的完全异步课程。

  这是第一次,一个学生可以说,“我两头都上了这门课,下面是我的想法。”虽然对许多人来说,转换是仓促进行的,但不要低估了有多少教授将可行的在线类组合在一起,这些类从Zoom到完全同步线上讲座都有。

  为了找出他们的回答,我让我的学生写一篇关于他们在网上教育经历的评价。虽然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是英语专业的学生,但他们都是多样性的定义:传统的,非传统的,男性的,女性的,LGBTQ,第一代大学生,而不是第一代,单亲父母,肤色不同的人,不同的宗教,外国的(一名来自德国的学生),一些有学习障碍的人,以及退伍军人。

  毫无疑问,我错过了几个类别。然而,所有的人都是“数字时代的原住民”,他们对手机和屏幕上瘾。因此,不存在对数字世界的偏见或对数字世界的不熟悉。

  

在线教育不是教育的未来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他们在年龄、性别、种族、性取向、公民意识和智力准备等方面都有差异,但他们普遍同意他们对在线学习的评价:他们讨厌在线学习!!!他们一遍又一遍地说,这两者是无可比拟的。

  一名学生说,她觉得自己没有得到10%的常规课程。另一位网友写道:“自从我们上网后,我什么也没学到。”(为了记录在案,我请求并得到允许引用他们的答复。)

  “这似乎太容易了,”第三个人写道。“我并没有像上半学期那样感到受到挑战,我觉得学习的质量已经下降了很多。”

  另一位网友写道:“我看了张贴的讲座,但我并没有学到这些材料。”总之,上网造成了“一种深刻的损失感”。